汪玉凯:大部制改革的目标是“小政府,大社会”

汪玉凯:大部制改革的目标是“小政府,大社会”
编者按:大部制即为大部分体系。依照业界专家的提法,是为推动政府业务归纳办理与和谐,按政府归纳办理功能兼并政府部分,组成超级大部的政府安排体系。特点是扩展一个部所办理的业务范围,把多种内容有联络的业务交由一个部统辖,然后最大极限地防止政府功能穿插、政出多门、多头办理,以进步行政效率,下降行政本钱。2013年3月10日发布的《国务院安排变革和功能改变计划》,标志着变革开放以来我国第七次政府安排变革拉开了大幕。新一轮的政府安排变革,很好地遵循了党的十八届二中全会的精力,表现了党的十八大关于树立我国特色社会主义行政体系方针的要求,以功能改变为中心,持续简政放权、推动安排变革、完善准则机制、进步行政效能,稳步推动大部分制变革。我国行政体系变革研讨会副会长、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汪玉凯就大部制变革的相关问题接受了理论网记者的采访。采纳渐进式变革战略记者:西方国家大部制变革基本上都以渐进稳妥为取向,英国切腊肠式,法国零敲碎打式,美国突变整合式,我国是否也要学习西方经历,采纳稳步推动的战略?汪玉凯:在变革的推动战略方面,本轮大部制变革表现出稳步推动、按部就班的战略。推动行政体系变革,实质上是一个依据经济基础开展不断调整上层建筑的进程,不可能毕其功于一役,需求不断探究、总结经历、堆集一致。 在大部制变革中,要仔细研讨和审慎挑选变革战略。最忌讳的便是零敲碎打式地频频折腾,要在充沛准备、达到遍及一致的基础上,集中精力动一次,使政府的组成部分大体定型,相对安稳,并逐渐法定化。关于政府的直属安排、就事、议事和谐安排能够依据局势改变,进行一些必要的调整。从现在我国的政治经济以及变革的全体局势看,明显大规模进行大部制变革的机遇并不老练。记者: 科学的大部制变革最要害的当地是什么?汪玉凯:我国正处于十年大换届的进程之中,在十分短的时刻内,要想对国务院安排架构进行大规模的调整,实际上是很困难的。即便牵强调整了,问题也会许多。因而,现在只能进行微调,也便是说,针对政府办理面临的一些杰出体系机制问题,进行恰当调整,尽量削减因为政府安排结构不合理对公共办理构成的负面影响。科学的大部制变革,要害在有一个好的顶层规划,以及各方面临这计划的认可。假如没有这样一些条件,就会加大变革的盲目性。明显,无论是顶层规划,仍是构成广泛一致,都是需求时刻的。没有深化的调查研讨,充沛酝酿评论,是很难达到一致的。从这个意义上说,大部制变革不该该是奥秘的变革,而是要相对通明和揭露,广泛寻求各方定见,才能够防止少走弯路,少付本钱。记者:您以为我国的大部制变革最可能成功的变革战略是什么?汪玉凯:最可能成功的变革战略是,在国家十年换届完结之后,再经过一至两年左右的时刻,在仔细进行了上面所说的各项工作后,比较集中地对作为政府组成部分的大部分进行一次起伏较大的调整,并和直属安排、就事安排等的调整进行全体考虑,然后使之逐渐法定化,相对安稳,并对往后调整政府组成部分的权限严厉约束,建立相应的程序。这样不只能够坚持政府安排架构的连续性和安稳性,也能够防止领导人个人的随意性。而关于政府的直属安排、就事安排以及议事和谐安排,应该给予政府首脑较大的挑选和调整权限。别的,就国务院的政府部分的数量,也便是大部分设置的数量而言,我以为我国大体不超越20为宜。与此同时,在大部分首要领导人的选拔上,要尽量引进竞争机制,实施竞争性录用。至于当地的大部分制,应当给当地政府更大的自主权,能够有比较大的灵活性,从根本上打破我国长时间构成的安排上下有必要对口的传统思想。寻求小政府,大社会的方针记者:现在有人以为国家搞大部制办理变革和发起的小政府方针抵触,您对这个问题怎样看待?汪玉凯:这种观念实际上是一种误解。国际各个国家都在寻求小政府,大社会的方针,可是这个小政府不是肯定意义上的小,而是要使政府的办理能力和它承当的职责、办理的业务相习惯,是相对意义上的小。所以现在搞大部制的变革,和咱们寻求全体效能政府的大方针是完全一致的。大部制并不寻求大政府,而是期望把政府本来部分设置过多,功能彼此穿插,功能堆叠,呈现政出多门、多头办理的一些问题依照功能一致准则归由一个部分来管。经过对部分内部安排的整合,使政府部分设置相对总数削减。功能一致大部制变革不是寻求大政府,而是寻求政府安排内部结构的调整,使它更能够习惯商场体系的开展,也能够习惯政治体系深化的变革要求,还能够习惯老百姓公共参加对政府功能的要求,所以,小政府和大部制办理是有内涵一致的,不是一对对立。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阅览全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